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正文
2020年韩国女童被领养271天后死亡尸检显示内脏破裂全身骨折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11-23

  原标题:2020年,韩国女童被领养271天后死亡,尸检显示内脏破裂全身骨折

  每个小天使在出生的时候都如同一张白纸,可以任人描画。所以父母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他们的影响力至关重要。

  可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成为好父母;或者说,有的人连成为父母的资格都没有;更有甚者,连作为人的资格都不具备。

  2020年的10月13日,韩国黎大木洞医院的手术台上躺进来了一位满身伤痕并且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年龄大约在一岁半左右。

  此时,这个孩子的法定监护人,也是她的养母,正站在抢救室外用手机网上购物。

  到底是怎样的蛇蝎心肠,能让这位养母以如此漠不关心的心态来面对自己濒临死亡的养女?

  而在第三次骤停后,奇迹并没有出现。任凭医生如何努力,也没能从死神手中夺回这条小生命。

  而此时在门外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张夏蓉,在得知小郑仁的死讯后,怔愣了几秒,随即掩面痛哭了起来。

  张夏蓉更是哭得瘫坐在了地上,一边捶胸一边嚎啕道:“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不在了,这让我怎么办?”

  但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医护人员却无语至极,恨不得上去撕开这对夫妻伪善的面具。

  这个还不到一岁半的孩子,死时身上全是淤青掐痕,锁骨、胳膊和腿部均有骨折。更恐怖的是,她的腹部里充满空气,还有大量淤血;大肠,小肠和胰腺等内脏器官全部破裂。

  医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向张夏蓉夫妇提出请求,对小郑仁的遗体进行进一步检查。

  可是刚才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张夏蓉在听到医生的请求后,连忙抬起头说道:“不用麻烦您了。都是我的疏忽,她是不小心从沙发上摔下来才导致这样的。”

  面对这样的睁眼说瞎话,医生差点没给气笑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婴儿车,能让一个小孩子摔成这幅惨不忍睹的模样?

  面对夫妻两个的搪塞推诿,医生越发觉得不对劲,于是报了警,希望警察一起参与调查。

  因为胰腺破裂情况极为罕见,它在儿童的致死原因里大概只占百分之零点三,而且大多数还是由于车祸碾压所造成的。

  那就是把孩子平放在地上,然后一个成年人站在至少沙发那样高的高度上,用尽全力跳下来踩在孩子的腹部上,随后不停碾压。

  这样的场景,光是想来就让人毛骨悚然吧。可是,你能想象到吗?这样的酷刑就发生在小郑仁的身上。

  她的养母,就用这样残忍的方式,不停地踩着她的腹部。直到她的整个肚子都扁下去;直到她连哭都没力气,最后直接因为剧痛昏死时,她的养母才收手。

  而张夏蓉发了个短信给丈夫安成恩,告诉了他这件事,并且询问道:“要不要带她去医院看看,就算是做个样子。”

  在梳妆打扮了一番后,张夏蓉先将自己4岁的大女儿送进了学校,然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小郑仁来到了黎大木洞医院。

  出租车司机在看到昏迷不醒的孩子时,还曾劝说张夏蓉直接叫医院救护车,这样路上不怕堵车,还能早点救治孩子,可是张夏蓉拒绝了。

  警察在拿到尸检报告后,传唤了张夏蓉。面对警察的审问,张夏蓉还坚持老一套说法,说小郑仁是从沙发上摔下来摔死的,拒不承认自己的虐待行为。

  但是警察马上用模拟的人偶实验推翻了张夏蓉的一面之词,他们可以断定:小郑仁是死于虐待谋杀!

  那么可怜的小郑仁,当初是如何落入这对魔鬼夫妻之手的呢?张夏蓉和安成恩根本就不喜欢小郑仁,又为何要领养她?

  但是她的到来对于无力抚养她的亲生父母而言,只能算是个累赘。出生第八天,她就被母亲无情抛弃在了教堂门口。

  她慢慢的变成了一个肉嘟嘟的小娃娃,逢人就会笑,笑起来时眼睛就像弯弯的小月牙一样。

  2020年的1月底,福利院来了一对文质彬彬又打扮时尚的夫妻,他们就是张夏蓉和安成恩。

  张夏蓉出生于庆北地区,受过高等教育,还在美国取得了硕士学位,回国后从事翻译工作。

  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就相识相恋,后来结婚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如今已经四岁大了。

  法庭指定的精神鉴定机构也为他们做了常规精神方面的测试,确保没有什么精神疾病。

  从调查结果来看,这是一对堪称完美的养父母,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有和睦的家庭关系、有良好的教育背景。

  小郑仁如果能成为他们的女儿,那未来可能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抱着这样的想法,福利院同意了夫妻俩的领养申请。

  2月初的一天,张夏蓉和安成恩如约来到福利院,完成了最后的领养手续,小郑仁正式成为了他们的女儿。

  妈妈抱着小郑仁亲了又亲,迟迟不愿放开怀中的小天使。这个孩子,从出生第八天就来到了她的身边,万事都是她亲自照顾的,妈妈也是将她当作亲女儿一样的在疼爱。

  但是,想到小郑仁以后能去到一个很好的领养家庭,妈妈也不得不割舍自己的感情。

  她依依不舍地将小郑仁放到了安成恩的怀中,并将刻着小郑仁名字的戒指和项链交到了张夏蓉的手中。

  看着小郑仁日后的养父母,妈妈郑重地向他们鞠了一躬,拜托他们在未来的日子里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孩子。

  根据韩国的法律规定,养父母会在正式签署领养协议后获得一笔一百万韩元的政府补贴。

  一,他们想为大女儿找个伴。两个孩子一起成长总没有那么孤单,长大之后也好互相之间有个倚靠。

  有了这个优惠资格,他们拿到手的工资能在高薪的基础上再上调一部分,并且多出来的薪资部分还不用再补缴税费。

  众人对这两种看法都持有自己的观点。至于真相到底如何,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但是后来小郑仁遭受了如此非人的虐待,足以证明夫妻二人并不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

  在韩国,拥有自己亲生孩子的家庭大都不会再去领养孩子,所以张夏蓉夫妻的领养行为也实属难得。

  一档名为《一个平凡的家庭》的节目邀请他们一家人参与录制,这是韩国教育电视台策划的有关领养家庭的纪录片。

  在节目中,张夏蓉和安成恩被冠上了“天使父母”的称号,屏幕前的观众都纷纷为这对“伟大”的养父母点赞。

  而张夏蓉更是在节目中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觉得,领养不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而是一件应该得到大家祝福的事。”

  多么冠冕堂皇的话语!可是谁又能想到,节目里的“天使父母”,私底下竟然是一个连幼儿都不放过的杀人犯!

  节目于2020年10月1日播出,播出后的12天,小郑仁因伤势过重在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

  那为什么在这三次报案之后,警察署都没有采取相应措施,把小郑仁解救出来呢?

  这套机制内总共有九个评分项目,每一个的分值都是一分。如果最后的评估结果大于或等于四分,警方就能够以此为证据隔离养父母和子女。

  但是其中有两个项目分别为“儿童对虐待者表示恐惧”和“儿童表示分离保护意向”。

  可是当时才一岁半不到的小郑仁根本不能理解这两个问题。而且因为长时间被张夏蓉虐待,所以她的内心也给自己建起了一道保护屏障,对外的表现就是不哭不闹、不言不语,屏蔽一切外界的信息。

  所以,她没有办法为这两个问题给出答案。三次的评估调查,最后的结果都只有三分,没有达到强制隔离的程度。

  老师发现小郑仁的身上有很多淤青掐痕,尤其是大腿。她怀疑张夏蓉夫妻对孩子存在虐待情况,思虑之下,还是选择了报警。

  面对警方的盘问,夫妻两个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腿上的淤青是为了给小郑仁矫正“O型腿”,其他地方的淤青是因为小孩子的肌肤太娇嫩了,有时候没把握好力道才留下的。

  为了让警察相信,夫妻俩干脆把小郑仁带了过来,当着警察的面演示了一遍他们是如何给孩子矫正按摩“O型腿”的。

  对于这个说辞,警察没有怀疑。6月16日,第一次调查结束。警方给出的结论是现阶段不存在虐待孩子的实际证据。

  在评估机制达不到四分的时候,如果能证明孩子的身体某处出现了骨折或是撕裂的情况,才能属于虐待儿童。

  可是警察根本没想到带小郑仁去医院检查一下,第一次解救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她不止一次见到张夏蓉和安成恩把小郑仁独自锁在车里,6月19日那天,小郑仁又一个人在车里呆了半个小时。

  距离上次调查结束才过了几天,再次接到报案的警察也很头疼。他们循例指派了一名预防虐待警察和两名儿童保护成员,对张夏蓉家进行了搜查。但是家里被打扫得很干净,一通搜查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

  张夏蓉自然不会承认这件事。她反复解释,自己只是把小郑仁放在了车里10分钟而已,一定是邻居记错了。

  而且当时是因为她们从医院出来后忘带了东西,她赶着回去取东西,才暂时把孩子留在车上。

  警察来到了她所说的医院要求查看监控。但是距离案发当日已经过去一个月了,监控内容早就更新了。

  警察又去询问当天为她们看诊的医生。可医生也只依稀记得有这么一对母女来过,其他的情况他也不清楚。

  兜兜转转绕了一圈,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找到。警察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草草结束了第二次调查。

  张夏蓉和安成恩害怕虐待一事被发现,干脆找了个借口,说幼儿园的其他孩子都对小郑仁不友好,因此很少送小郑仁去幼儿园。

  但是老师明显看出了不对。小郑仁比上次见面时显得更瘦弱了,走几步路就没了力气,而且目光呆滞,也不愿意吃饭。

  老师瞒着幼儿园和张夏蓉夫妻带小郑仁去了医院。检查之后才发现,孩子的体重比当时8个月大的时候还轻了一公斤,并且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

  第三次的评估结果依然是三分,可是警方决定采取隔离措施。但张夏蓉夫妻对警察的做法表示极力反对。

  此外,警察也去了福利院和儿童保护机构了解情况。可是福利院和保护机构都没有亲自上门查看过真实情况,张夏蓉和安成恩一直选择用短信和他们沟通。

  在所有短信中,夫妻俩都无一例外的保证小郑仁如今的生活很幸福,也在一天天的茁壮成长,请他们不用担心。

  就这样,三次解救机会都白白浪费了。而距离最后一次报警的半个多月后,小郑仁就被虐待致死了。

  韩国各界自行发起了哀悼小郑仁的运动,民众纷纷前往青瓦台请愿,希望判处张夏蓉死刑。

  法庭上公布的公诉资料,第一次向社会各界描述了小郑仁身前所遭受的非人虐待。

  这些虐待导致她左肩骨骨折,双手骨折,右侧大腿骨折,右侧多根肋骨骨折,后脑勺骨折了七厘米。

  养母会给小郑仁灌滚烫的牛奶,逼她吃辣椒酱;因为不想闻到大便的异味,所以基本上只给她吃奶粉和断乳餐;晚上把她独自一人放在一个漆黑的房间,任凭孩子如何害怕哭闹都不会管,反正哭累了就会自己睡着了。

  在小郑仁去世当天,楼下的邻居曾经多次听到张夏蓉家中传出疑似重物落地的声响。不堪其扰的邻居上楼去投诉过,张夏蓉表示了歉意,之后的确没有再发出声响。

  现在看来,疑似重物落地的声音,大概就是张夏蓉从沙发上跳下来使劲踩踏小郑仁所发出的。

  4月14日,检方建议以虐待致死罪和后来追加的杀人罪判处张夏蓉死刑、安成恩有期徒刑7年6个月。

  夫妻俩表示了不服。张夏蓉哭着说道,她只是有时候心情不好才打了小郑仁几次,并没有想过打死她,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小郑仁太不听话了,她一时没控制住自己才会使用暴力手段。

  安成恩也为妻子辩解,说她是由于工作压力大且处于情绪不稳定的特殊时期,才会做下这样不理智的事情。

  但是,难道成年人的压力就能够肆无忌惮的宣泄到一个孩子身上吗?而且,为什么不往自己的亲生女儿身上发泄呢?仅仅是因为小郑仁“不听话”,可是一个不满一岁半的孩子,哭闹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不过对于这个结果,两人还依旧不满意。时至今日,他们仍然在不断上诉,期盼自己有一天能被无罪释放。

  小郑仁孤零零地沉睡在了公园的墓地里,陪着她的只有一个张夏蓉随手买来的普通相框,里面放着一张她微笑时的照片。

  小郑仁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换来了社会对幼儿群体的关注,也促进了反儿童虐待法律的健全。

  不过这些,小郑仁都看不见了,她已经重新变成了一个小天使,回到了属于她的天堂。

  小郑仁,愿天堂没有病痛,愿来生你能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